武隆有間“讓一讓”調解室 專治村民的煩心事
您的位置:武隆網 > 媒體報道 > 正文   |   2019-04-15

“讓一讓”正在調解村民矛盾。(楊 懿/攝)

  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余春蘭 曹建

  在這里,揚言要打對方的兩連襟握手言和,耄耋老人找到歸屬,困境兒童找回自信——這里,是武隆后坪鄉白石村“讓一讓”調解室,專解因雞毛蒜皮事引發的矛盾糾紛,也解開村民的心結。

  失和姐妹冰釋前嫌

  今年元宵節,黃光瓊就給妹妹黃光英打了個電話,聊著新一年的打算。

  這簡單的通話,姐妹倆格外珍惜,也會特地避開一些“不美好”的經歷。

  原來,去年5月,兩姐妹對如何分配母親老房子復墾錢鬧得不可開交,最嚴重時,兩連襟甚至揚言要打對方。一方說,自己照顧母親的時日多些,應多分;一方認為,自己雖沒在家照顧,但耗費的精力與金錢并不少,應該平分。

  5月17日,吳啟合把雙方請到了“讓一讓”村民調解室。

  與其它地方的調解室不同,待姐妹倆及丈夫到達之后,吳啟合并沒有立馬進入“正題”,而是讓他們把墻壁上的語言念一下。

  “讓一讓心平氣和,自己愉快;讓一讓家庭無煩,兒孫安寧;讓一讓化了糾紛,又去掙錢。”憋著一股子氣念書,姐妹倆面部表情很是尷尬。

  念完后,吳啟合遞上了兩杯茶,這才又開始讓兩人把想說的話說出。

  而后大家都認為,確實為了一點小錢在家爭吵沒意義,出去做兩天活就把相應的“損失”給彌補了。黃光瓊姐妹二人深有感觸:“調解員說得對,讓一讓算了,和好了心順了,各自去掙錢才是硬道理。”

  “三讓”顯“術業專攻”

  為何談事要先念句話,喝杯茶?是否多此一舉?

  有著10年村干部經驗的吳啟合在“讓一讓”調解室成立之前,也常參與調解土地、財產、贍養老人等方面的糾紛。他告訴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:“讓有糾紛的雙方讀一讀,脾氣自然會緩一緩,二是提醒他們相互的‘讓一讓’,然后調解就更容易成功。”

  吳啟合高度點贊“讓一讓”調解室,“規范了調解糾紛的程序,也加強了效率。”

  專屬司法機構的“調解室”,怎么來到了后坪白石村?

  答案指向扶貧攻堅。

  2017年,后坪鄉是全市18個深度貧困鄉鎮之一,由市委政法委扶貧集團對接幫扶。楊懿作為市司法局干部,被派駐到后坪鄉白石村擔任第一書記。

  到達村上的第一天,楊懿便參與了一起土地調解糾紛。楊懿認為,在白石,不光是經濟上的貧困,還有精神上的貧瘠,村民矛盾糾紛、信訪突出。

  “人心不齊,就難以形成合力。”楊懿與村委班子決定結合自己的司法工作經歷,成立“讓一讓”調解工作室,并寫下標語。經過一個多月的籌備,2018年2月工作室正式掛牌成立。

  “讓一讓”調解室自成立后,先后調解糾紛50余件。每次都會讓雙方把墻上的“三讓”念一念,再進入正題。

  法治扶貧有載體

  “修建公路來開挖,渣土下滾免不了。損壞村民果樹苗,引發矛盾來爭吵。村民找到施工方,賠償青苗錢不少。來到村上求解決,干部兩面作開導。‘三讓’精神就是妙,緩一緩來莫急躁。喝一口水笑一笑,雙方豁然開了竅。工人農民攜起手,振興道路共修好。”

  這是本月初發生的事。吳啟合覺得有意義,編了首打油詩,在后坪鄉的各工作群里作了分享。

  楊懿將其保存了下來,偶爾開院壩會的時候也作案例分享:“施工方文明施工,村民禮讓,都是為了白石村更好的發展。”

  楊懿說,“‘讓一讓’調解室里提出的‘三讓’,讓村民之間的矛盾也漸漸少了,說事情都能心平氣和。”

  “法治扶貧,絕不是一個虛的意識形態,而是實實在在助力民生的載體。”后坪鄉黨委書記宗小華告訴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,因看見“讓一讓”調解工作室帶來的村民的改變,該鄉擬啟動“民主法治示范”創建工作,幫扶集團的公檢法司分工合作開展“讓一讓”人民調解,公益訴訟,農民工維權、巡回法庭、反詐騙等活動。

  雖創建工作才于3月6日啟動,但其實相關的故事早已上演。中嶺村民王權因為人生傷害賠償一直未兌現,公檢法司四個第一書記集體幫其維權和調解,最終兌現了拖欠了4年的賠償款10萬元;困境兒童成績優異,孝老愛親,但就因為家庭原因害怕見到陌生人,第一書記上門給其頒發“好少年”的獎狀,并帶到調解室講作業,打開孩子閉塞心房……

[打印]

[責任編輯: ]

六合图库黑白